Board Certified

抗壓鏡片,治療用鏡片

by Steve Gallop, O.D.  (Published 1999; Journal of Behavioral Optometry, Vol. 10, #4)

簡介

Robert Kraskin的檢影鏡皮套上寫著 ‘Plus for All’,意指凸形鏡片能讓每個人更舒適及有效地完成事情。 Kraskin 通常將此類鏡片稱為減壓鏡片或防疲勞鏡片。我的理念是恰當使用低倍率凸形(正,Plus)鏡片。然而,我不久前開始實行另一個理念, ‘Minus for Some’。最初,這方法似乎與我所了解的 視覺Robert Kraskin的檢影鏡皮套上寫著 ‘Plus for All’,意指凸形鏡片能讓每個人更舒適及有效地完成事情。 Kraskin 通常將此類鏡片稱為減壓鏡片或防疲勞鏡片。我的理念是恰當使用低倍率凸形(正,Plus)鏡片。然而,我不久前開始實行另一個理念, ‘Minus for Some’。最初,這方法似乎與我所了解的

那些轉接給我的患者一般是過度活躍或專注力缺失的青少年,學習方面有困難。這些孩子的問題包括閱讀或手寫低於預期表現;或,無法在一定時間內完成作業。他們大多數也難以有效及適當地保持專注,但不常出現眼部疲勞的問題。

他們需要有效、舒適、靈活地處理視覺信息,卻在應付學校壓力方面被給予了非常糟糕的建議。學習生涯之早期,孩子一般上都被教導說在完成一項任務時,要全神貫注。除了手頭上的任務,其餘皆無需理會。不過,如果孩子以這種方式處理任務,會出現至少兩個壞處: 1) 缺失從其他干擾中識別目標的能力 2) 即使在最簡單的任務上也用了過多的精力 這種思維會產生負面行為,如周邊視覺的感知逐漸減弱,進而降低處理問題的靈活性、視野變得狹隘。這些行為都將直接或間接地增加視覺壓力。

視覺壓力經常與近距離用眼有關,但這只是壓力影響視覺系統的其一方面。緩解視覺壓力,其重要性在於壓力會有意或無意地減少視覺信息處理的容量。因此,當容量越來越受限,他們便會下意識地抑制信息的輸入量。

虽然这样会让事情变得简单,却也引致一系列的适应及改变,其中包含近视、远视、散光、斜视、调节性障碍等问题。接着,视觉方面的性能、舒适度、灵活度下降。

我曾與多名臨床醫生聊過,他們認為過動兒沒辦法專注在某個目標是因為“周邊視覺過度發展”。這些孩子傾向注意到過多的信息,而無法適當地利用中央視覺處理信息。

儘管如此,我比較喜歡另一個說法:  這些孩子無法適當地利用周邊視覺處理。由於無法識別信息的重要性,所有信息都被當作同等重要,而不能適當處理。因此,當他們缺乏周邊視覺意識,便相對地缺乏情境概念,去意識事情的輕重。  所以,全部事物都會引起他們的好奇心和關注。這情況下,教師和家長的“集中精力,無視其他一切”的告誡會加劇消除周邊意識的情況。視覺治療和凸形(正)鏡片可以促進周邊視覺意識,從而增強對周圍環境的感知能力。但是,這同時有個條件,即有關中央視覺(注重細節)的任務,甚至是由視覺引導的活動,皆必須維持在最佳水準。

顯然,我的主張——讓孩子使用凹形(負)鏡片,與剛才所說的有矛盾。這是值得關注的問題,也是我為何從來沒有對那些未治療成功的患者實行這方法,包括有在使用減壓鏡片的。減壓鏡片是為了讓人在表現上有進步而設的。根據我的經驗,這些減壓鏡片都是低倍率凸形(正)的。回想下Kraskin說的“PLUS, FOR ALL”。鏡片和視覺治療是互相輔助的。我很難想像在沒有合適鏡片的輔助下,進行訓練。

有上述問題的孩子全都有參與數個月的視覺治療。在我看來,這些孩子都沒有因遠距離用眼,而使用鏡片。作為訓練的一部分,他們多數在室內活動(在學校和家裡)中,使用了低倍率凸形(正)鏡片。即使他們因為相關眼科療程而提升學業及其它方面的表現,卻依然不大能對手頭上的任務給予適當的注意力 。他們在這方面有所改進,卻未達到我們所設的目標。

這些孩子經常被標籤為,Lemer 所描述的泛自閉症,且常被給予精神興奮劑藥物,如利他林。我確信,作為替代藥物的另一種治療方式,視覺治療和某些鏡片是可行的。

正確使用近視模式

看近(近視) 是一種涉及周邊視覺意識降低的行為模式;有近視的人比較容易注意到細節、處於停滯狀態。我將近視定義為需要凹形(負)鏡片才能達到 20/20 視力的屈光狀態。降低周邊視覺意識會導致 近視 度數增加,反之亦然。我們的眼睛都有點近視。事實上,我們需要近距離用眼時,就會一直看近。正因如此,我希望將低倍率凹形(負)鏡片最大利用化。佩戴眼鏡所需的努力不多,且是個人習慣行為時,潛在的負面影響會減少,個人也適應地比較快。同時,個人的靈活度、舒適度、作業效率都相繼增加。

個人有近視的原因之一便是無法根據情況輕鬆地看近。我們每個人時不時都會看近。某項任務可能需要我們全神貫注,忽略周圍的干擾因素,且要在特定時間內完成。如果難以維持這情況,我們則要適應它。我們經常需要在生活中做出這類轉變。這對學習初期很重要,且在工作時期更重要。如果在看近上有困難,我們一定要作出適應。

該適應的結果可能是有近視。那個人還是可以看近,但要更多的努力及伴隨不適感。接著,他會比之前更習慣地看近。不過,他是無法恢復成之前的狀態,即看近和看遠互相交替,不過多使用近視模式。如果他此時配戴眼鏡, 近視 極大可能變成永久性的。的確有其它的處理方式,但這不是本文的重點。根據我的經驗,那些有永久近視的人一般不認為自己面臨著嚴重的困擾。

基本原理

一開始,或不久之後,我所訓練的患者幾乎都因近視,而被給予低倍率凸形(正)鏡片。為決定鏡片的度數 ,我一般會結合應力檢影驗光和重複性減壓鏡片之性能測試。同時,這也取決於那個人的整體表現,即他們前後對比的屈光情況、鏡片舒適度的意見、日常需求、預期的獲益等。這些鏡片有幾個值得一提的效果:某程度的放大倍數、所需的調節力減少、光線在視網膜上的分佈擴大。我認為這些效果都有助於對抗視覺壓力。

凹形(負)鏡片與凸形(正)鏡片的效果基本上是相反的:某程度的倍數縮小、所需的調節力增加、光線在視網膜上的分佈變窄。凹形鏡片縮小了空間體積:其產生的虛像尺寸縮小,視覺上來說,所看到的東西在空間裡顯得更靠近,即三維(立體感)訊息被壓縮。需注意,剛所述的是鏡片的光學特性。所以,最主要的問題是人對鏡片的反應;這並非三言兩語可概括的,也不完全可被預測的。

如上所述,我覺得面臨上述問題的人需要輔助工具,才能專注於任務並維持注意力。我假設低倍率凹形(負)鏡片是合適的工具。事實上,那些患者都有積極參與視覺治療和佩戴減壓鏡片。在給予低倍率凹形鏡片之前,他們整體上已經達到某程度的進步。這說明,我們足以從凹形鏡片中獲益,雖在適應上有些許風險,而可能造成近視 。

那些出現注意力問題的人,尤其是曾經佩戴凸形(正)鏡片和進行視覺治療的,是使用低倍率凹形(負)的理想人選。低倍率凹形鏡片有助於一個人了解近視的形成,而低倍率讓人能輕鬆地看近。經過一些練習,這個人可能會更容易理解其中的原理,也可以更有效地自行看近。人在使用高倍率凹形鏡片時,自行看近會有點困難。

低倍率凹形(負)鏡片能溫和地改變光線在視網膜上的分佈。這為視覺系統提供了觀察新事物的機會,並因應不同的視覺需求而學習新的適應方式。通過眼鏡所看到的空間(時間)存在四維失真,低倍率鏡片和高倍率鏡片皆是如此。這種失真很可能有助於低倍率凸形(正)鏡片產生正面效果,低倍率凹形鏡片也是如此。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人不是光學工具(optical bench)。雖然鏡片的光學是可被預測的,卻無法套用在人身上,所以人才是治療的主要因素。相較於鏡片,光線經過人類眼球的折射過程總是難以預測。提供合適的鏡片及(或)視覺治療,會加強治療上的理想反應。

當不恰當、過度、長期地看近時,就會出現問題。慢性近視通常始於個人無法在適當的時間、持久度、有效性上看近。這可能引致視覺系統產生變化 。以注視某個近處目標為例,若視覺系統不易維持該狀態,它可能會下意識地決定要這樣繼續下去。然後,人傾向一直看近。當這變成永久性時,視覺系統的性能、舒適度、效率、靈活度都會降低,且成為常態。這些變化可能不會被意識到,因為某程度上是逐漸發生的。因此,人不能再舒適及有效地使用眼睛。再次強調,本質上這情況並不壞。不過,在可避免的前提下,這情況不太理想。我們必須避免不對稱地移動眼球,對稱地移動眼球才有最佳的視覺表現。眼球是我們所擁有的最能夠彈性、準確、舒適地往任何方向移動。

顯而易見,即使有副作用,凹形(負)鏡片的利大於弊。這或許在沒有特定任務或一時感到放鬆的情況下,不會發生。所以,我的結論是這些適應加強了專注力。我不是最專注的人,但凹形鏡片對我的生活產生了不小的影響,減少過度活躍或註意力不集中的行為。提及這點,我們考慮到一種可能性:若近視和(或)看近的不良副作用,對這些特定的孩子來說,並不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。毫無疑問,相比起利他林或其他藥物,我更願意長期依賴凹形鏡片。這並不是說我認為凹形鏡片在任何方面都是可行的。我希望這(長期依賴鏡片)不會發生,暫時及正確地使用鏡片能對患者產生正面影響,卻容易造成永久依賴鏡片。

臨床應用及表現

我開始在訓練中,使用 -0.25(經常)或 -0.50(很少)的鏡片。這想法是指鏡片的度數是循序增加或減少,臨床上來說,微調的度數卻帶來顯著的效果。這種情況下,我使用的鏡片可以減少周邊意識並刺激調節需求,該結果非常好且一致。在反复實驗中,幾乎所有參加訓練的孩子,其表現提升,且有更強的處理任務能力。由於這些經驗,我決定為這些孩子配眼鏡。

我有具體說明眼鏡的使用方法,還警示不遵循規則將導致不良的副作用。經常使用凹形(負)鏡片,可能使近視度數增加。這一點得到了臨床實驗的支持。相反,在沒有習慣使用鏡片的情況下,近視度數則沒有太大的變化。剛開始時,我要孩子只有在做家庭作業(視覺治療)時,戴上近視(凹形鏡片)眼鏡15 分鐘。父母的反饋令人鼓舞,他們發現孩子的注意力提高,其它變化包括記憶力提升、筆跡比較規整。再次強調,視覺治療和合適的鏡片為這些孩子的生活帶來很大的正面影響,這很重要。我如此強調,是因為我覺得在使用凹形鏡片之前,他們不大能夠靈活、持久、舒適地運用視覺。

有了初步的結果和反饋後,我決定嘗試一種更精確和全面的方法。我選擇了便於觀察變化的時間,即孩子會因為謹慎而變得集中的時刻。我建議那些孩子每天佩戴眼鏡四次,每次不超過 15 分鐘,如下所示:

1) 起身後準備去上學之時; 這時間是需要集中準備的精細任務——準備準時離開家去上學。這項任務涉及運動和時間(空間)規劃。

2) 開始做作業時; 這項任務需要注意力,且要求近距離使用眼睛。若是一整天的學習,更具挑戰性。凹形鏡片有助於看近,及集中精神。

3)在看電視時,同時做些近距離用眼的活動,如繪畫、填色、拼圖、積木、抄寫等。大多數的孩子有大部分的時間,都是在看電視中度過的,他們的注意力都放在電視畫面上。為了將他們的注意力從電視移開,我給予的任務屬於涉及運動和認知的近距離用眼活動。這鼓勵孩子在精神集中時,能同時處理不同的任務。

4)睡前要做的最後一件事之時; 這是另一個需要專注於各種精細任務的時間,以準備結束這一天。

如果有更多的運動或在更大的空間,效果會更好。然而,我最關心的是佩戴時間是否有嚴格控制。

除了上述的時間外,那些孩子無需佩戴眼鏡。

凹形(負)鏡片應該避免被誤用。這聽起來像是玩笑,但我感覺到人們並沒有認真對待這件事。鏡片有助於成功治療生理功能異常(如視覺),我們可假定鏡片具有醫療價值。儘管鏡片是外用工具,但確實對患者產生影響。這變化是全球性的,即其影響可能相當深遠。繁重的視覺需求下,鏡片能間接或直接地提升個人的舒適及精神。這也可能影響個人的空間感、自信心、好奇心。

我還未有個簡單的方式來決定一個孩子應該使用凹形(負)鏡片多久。我建議目前要仔細監控,以防止任何副作用,特別是患有上斜視和外斜視的人。在適當條件下,應該可以使用這些鏡片,直至達到穩定的治療效果。

結論

我相信,一個年幼的孩子長時間專注於一項只對他人重要的任務,及長時間坐著,從生物學觀點而言是不可理喻,對孩子而言也是個困難的挑戰。這兩個情況也適用於現今的青少年。另一個議題是,現代媒體所傳達的圖像、影像、音樂、聲音等皆縮時及富有變化性,這情況降低了孩子和青少年的注意力。現今的孩子是需要外力支持,才擁有足夠及有效的專注力來維持學業表現,而低倍率凹形(負)鏡片就是其中一個合適的工具。反對藥物治療的父母會認為低倍率凹形鏡片具有重要價值。沒有一個工具對所有人都有效,但我相信,受益於低倍率凹形鏡片的孩子都會在學校更快樂、更健康、更成功。

低倍率凹形(负)镜片对学习困难的孩童有所帮助。 人们并非都用同一种方式学习,但大部分人被要求在相同类型的环境中以相同的速度学习。 将孩童置于此环境中,意味着他们被迫在有限条件下学习,越来越多人面临着这方面的困难。眼科领域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,其中的训练或技术是容易执行的,且低风险。相关患者和家人绝对能从中受益。

參考文獻

  1. Kraskin RA. Lens Power in Action. Santa Ana: OEP, 1982.
  2. Gallop S. Compensating and therapeutic lenses: Passive vs. dynamic prescribing, An essay. J Behav Optom. 1998;9(5):127-31.
  3. Gallop S. Kitchener G. Myopia: an orientation; In 控制近視. OEP, Santa Ana.1998.
  4. Wiener H. Eyes OK I’m OK. San Raphael, Academic Therapy Publications, 1977,      p18-25
  5. Skeffington AM. Practical Applied Optometry. Optom Extension Prog; Ed by Hendrickson H,1991:83.
  6.  Birnbaum MH. Near point visual stress: A physiological model. J Am Optom Assoc. 1984; 55(11):825-35.
  7.  Birnbaum MH. Near point visual stress: Clinical implications. J Am Optom Assoc. 1985; 56(6):480-90.
  8.  Forrest EB. Stress and Vision. Santa Ana. OEP. 1988.
  9. Gallop, S. Peripheral visual awareness: the central issue. J Behav Optom. 1996;7(6):151-5.

10. Sutton A. Building a visual space world. Santa Ana. OEP. CII:1985; (7):43-46 and (8):47-54.

11. Birnbaum MH. Optometric Management of Near point Vision Disorders. Butterworth-Heineman. Boston. 1993.

12. Press LJ. Applied Concepts in Vision Therapy. St. Louis: Mosby, 1997.

13. Wiener, H. Personal Communication

14. Lemer P. From 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 to Autism: a continuum. J Behav Optom. 1996;7(6):143-49.

15. Lemer P. Treatments for those on the Autistic Spectrum. J Behav Optom. 1996;9(2):38-46.

16. Gallop S. Myopia Reduction A View From the Inside. J Behav Optom. 1994;5(5):115-20.

聯繫我們

Copyright 2020. All Rights Reserved. Designed By: Upstore

zh_TWChinese (Taiwan)